韩非子倒酒 作品

54威慑

“你们唐门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么?果然你们除了暗杀,都是不入流”。

“对,萧腾大哥说得对,还吹嘘自己是蜀中第一门派呢,真是夜郎自大啊”!

“对对对”~~~

声音此起彼伏的附和着。

听着这些喧闹声,唐元神色很是难看,不禁看了一眼唐明。他不明白凭唐门的实力,怎么就容忍这些乌合之众在这里嚣张。

注意到唐元的目光,唐明不禁有些无奈,只得解释了起来。

听到唐明的解释,唐元不仅对唐妙兴有些无语。同时也对求真会以及其他一些宗门家族的行为有些鄙视。

原来这些进唐门的人在求真会的带领下,本来想逼迫唐门交出许新,但因为唐妙兴的强硬态度,

他们也不敢硬来。

随着公司的调解,他们就以这种恶心人的方式让他们门内的年轻弟子挑战唐门弟子。

本来这样唐门还能应付,但却没想到这两天他们是不间断的挑战,并且有是还污言秽语,使得唐门弟子愤怒之下有些疲于应付。

陶桃现在不在,唐文龙在唐冢闭关。

而因为一些原因,内门里面被唐妙兴隐藏得弟子也都没有出现,这才让他们嚣张至此。

随着唐元渐渐的走进,吵杂的声音越来越大,而各种污言秽语也层出不穷。

当走到平时唐门弟子用来对战的广场上时,唐元就看到一个一头染着金黄色头发的青年男子。

周围还有几个人染着各色头发的人,他们在哪里一脸睥睨的看着周围的唐门弟子。

周围的唐门弟子脸色难看,但却没有动手。唐元凝神看去,发现周围的唐门弟子大部分都或多或少都带有一点伤,尤其是其中一人伤的特别重。

唐元凝神看去发现是唐小豹,

这不由的让唐元脸色很是难看。

旁边的唐明见状面上倒是没有多少表情,毕竟这也会对唐门弟子起到一个警告的作用。

毕竟唐门这些年,实在是过于安稳了。

在一边观战的还有唐仁郝意,以及萧宁儿,他们主要是在这里看着,不要出现伤亡,毕竟一但出现伤亡,那么唐门这里的情况就不好处理了。

听着萧腾他们声音越来越刺耳,唐仁气的身体发抖,但也忍住了,毕竟这都是一些后辈。

自己一但出手,旁边的黄宁儿绝对会阻拦自己。而且这也是门主的吩咐,虽然对方这么无耻。

看着场中越来越嚣张的萧腾,一边的郝意这时却有些忍不住了。抬头看了看时间,想来唐元这时候也应该快来到了。

要是看到这个情况,早已忍不住~

想到那个场面,郝意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。他没想到,一个多月前,被自己跟王震球“玩弄”于股掌之间的唐元,现在都已经厉害到公司都要重视的地步了。尤其是当王震球传回来的对战资料时,他更是有些心惊。

于是郝意不由得转头对着旁边看好戏的黄宁儿说道:

“黄掌门,这不太好吧,这样是否有失你们燕武堂的风范”?

闻言黄宁儿却是沉默了一下,似乎是郝意说的话,对他产生了一丝触动,良久才听到黄宁儿的声音响起:

“郝兄,他们毕竟年轻,偶尔有一些过激的举动,也无伤大雅吧,毕竟都是年轻人。

另外,有一点你说错了”。

“嗯”?

听到黄宁儿的话,郝意有些疑惑。

“演武堂早就已经不存在了,现在只有求真会”。

黄宁儿这时望着对站台上面的萧腾语气平淡的说道。

刚说到这里,黄宁儿这时脸色却突然一变,迅速窜向擂台,但还是有点晚了。

就在郝意跟黄宁儿在这说话时,唐元看着台上萧腾等人脸上嚣张的神情。再也忍不住,浑身涌出强大的气息,这股气息让旁边的唐明都感到骇然。

随着唐明眼前一道寒光闪过,只听对战台那里传来砰的一声响。

唐明抬眼看去只见大理石做成地板瞬间四分为五裂,现场出现一个深达5米的巨坑。

而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,也让在场上的萧腾等人纷纷倒飞出去。

瞬间,这些人就被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给震的一口鲜血喷出,四散而飞的石板碎屑也向着四周散去。

围观的唐门弟子,以及来了到这里的各家弟子纷纷脸色一变,迅速躲开,而萧腾等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开始被冲击波震飞,等着又被碎屑击中,当倒在地上时,他们早已遍体鳞伤,瞬间就昏死了过去。

黄宁儿脸色一变,闪身到萧腾面前查看起来。

当察觉到萧腾身上的伤势,黄宁儿脸色不由变得很是难看,随即就是一脸愤怒的看向场中。

而这时场中的烟尘,也已经缓缓散去。

众人抬头看去,惊异的发现中间爆炸的位置闪烁着紫色的光芒。

等烟雾彻底散去时,只见那是一柄闪烁这绚烂紫色光芒的长剑,深深扎根在擂台之上。

见状,周围的人都不由得有心骇然,一瞬间现场变的吵杂无比。

“谁,是谁!给我滚出来”!

黄宁儿这时走到比武台上,看着四周愤怒的狂叫道!

众人一时间也是有些惊疑不定,没想到一柄剑就造成了这么大的破坏。

听到黄宁儿的怒吼声,众人都凝神看去,想要知道是谁,可一时间竟没有半个人影出现。

“好,既然你不出来,那我就逼你出来”!

说着黄宁儿就走向了紫色长剑,也就是傲慢之刃。

但还没等他走近,傲慢之刃就突然化作一道寒光从他眼前一闪而逝。

这让黄宁儿不仅摆出防御的姿态,但发现这柄长剑并没有攻击他,而是不知飞到了那里?

这种情况非但没有让黄宁儿感到轻松,反而却让他心里一寒。

而就在这时,一阵脚步声缓缓的在他身后响起,唐元出现了。

随着唐元缓缓的走进,周围的众人也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听到脚步声,黄宁儿这时也缓缓转身看向身后,随即瞳孔就是一缩。

只见唐元周身悬浮着一刀一剑两柄炁刃,随着唐元每一步的落下,就像是踏在众人身上一样。

尤其是黄宁儿感觉更是明显,让他心里莫名变得沉重无比。

当唐元走到黄宁儿的对面时,就停下了脚步,神色平静的看着他说道:

你找我,有什么事?

说到这里,唐元周身悬浮的傲慢与恐惧之刃也已经遥遥指向了黄宁儿,气氛一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,黄宁儿看着两柄炁刃,忍不住脸上冒出了冷汗,同时不由得咽了口口水。

而旁边的唐仁看见唐元的出场方式,心里先是一惊,紧接着就松了一口气。

看了一眼旁边的郝意,发现他的脸色这时也变得复杂不已。

察觉到唐仁的目光,郝意转头跟唐仁对视一眼,两人顿时心里都有些苦涩。

看着场中剑拨弩张的气氛,同时点了点头,就向着对战台走去。

而就在唐元离开碧游村的时候,曲彤也接到了郭亮传来的消息。

这让曲彤不禁有些疑惑,唐元是这么明知道是阴谋,而不反抗的人???

他好像不是一个会任由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,就算事关唐门也不例外,更可况唐门现在的状况跟自己预想到的完全是天差地别。

于是曲彤就在电话里,仔细问了问唐元离开时碧游村的情况。

等郭亮报告完,曲彤挂掉电话,神色有些莫名。

想了想就拨出了另一个号码,接通以后淡淡的说道:

执行第二项计划吧,让坎九郎去吧。别忘记让他带上那个东西。

对面的人听到曲彤说的话,随即语气生硬回复道:

是,会长!

听到答复,曲彤就挂掉了电话。走到桌前,拿起酒杯,随即就前往了阳台,看着这座繁华的都市,仰头喝下了手中的红酒,这时曲彤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。

唐元这里终究是没有跟黄宁儿打起来,在郝意的调解下,唐元只是用冷冽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外来人群。

在他们胆战心惊的目光下,就跟着唐明还有唐仁一起向内门教学楼走去。

等到唐元离开以后,这些外来人员都是面面相觑,看着周围的唐门弟子,一时间也不敢动手,都纷纷散去。

周围的唐小豹还有其他的唐门弟子,也是面面相觑,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。

其中一个长头发披肩流海的人看向场中。

此人叫做马龙,是唐元没来之前唐元公认的天生的杀手。

而这时因为求真会卑鄙的行径,所以他没办法施展全力,百倍萧腾打伤。

当看到唐元所造成的破坏力后,他脸上的骇然还是没有消退。

这时想起前些天唐文龙说的话:

“唐元这个小子很厉害,而且似乎力量无时无刻都在增长。马龙,

你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了,以免打击到你”。

当时自己还有一些嗤之以鼻,要不是当时在唐元回来时,自己临时有事,自己就去挑战他了。

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,不由得浑身出了一阵冷汗,心里不由得有些庆幸。

看着黄宁儿脸色铁青的模样,马龙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,这时笑容好像牵动了伤口,随即就跟唐小豹等人一起向着医务室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