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八千 作品

第290章 可怜小人鱼1



第二百九十章




晋江独家发表/禁止一切盗文/莫八千著




-




[滴——]




[编号00181时浅渡传输成功。]




[身份匹配成功。]




[世界参数调整成功。]




时浅渡在床上睁开双眼。




懒洋洋地等时空转换的晕眩消失后, 翻身起床。




也不知道是不小心碰到了哪,房间中忽然响起一阵人工智能的机械音:“下午好,2637年11月15日, 室内温度18度,湿度35%,空气质量良好。”




还挺高级。




看来这个身份应该也蛮有钱。




她将房间中的情况尽收眼底之后,手指在虚空之中敲敲点点几下, 系统显示出了这个小世界中的人物目标——小人鱼柯米。




柯米本来是在大海中自由自在的人鱼。




他生得极为漂亮精致, 性格天真烂漫, 因为年纪还不大,没有分化出双腿, 故而从未来到过地面上,对人类社会的了解并不是很多。




不慎被人类捕猎到陆地上后,就被栓上镣铐, 过上了暗无天日的生活。




在经过一段时间的“调.教”,被放在大玻璃缸里进行拍卖。




拍卖会上,他被小世界中最大的军/火商首领看上,重金买了回去。




这人暴虐成性, 最喜欢的就是“看着美好的事物逐渐凋零”, 于是一次次地把柯米用各种武器伤得体无完肤, 再叫医生根据柯米自身强于人类的恢复能力将柯米治愈,等待下一次的施.虐。




他根本就不把人鱼当成人类,而是当做一个可以随意处置的东西。




柯米在这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中彻底黑化, 又看到许多族人受苦,以为人类全是这样。




所以,他逐渐憎恨上了他曾经并不太了解的人类。




人鱼族看似精雕细琢,实际上攻击力比人类强悍数倍, 脱离了桎梏的黑化柯米在世界上掀起了一片片腥风血雨,让整个人类世界暗无天日。




看来,这个世界又是个暴力的世界。




那可真是太好了。




对她来说,以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,那就不是问题。




根据系统资料里的内容来看,她只需要从那个军.火商手底下把人抢过来就万事大吉。




有点军火算什么?




还不是会被她的刀削成碎片。




时浅渡做好了直接抢人的打算,“刷”地一声拉开了门。




映入眼前的,是一大堆乱窜的飞行器。




这原是个……




未来世界啊。




2637年就已经发展成了满天飞行器乱窜的科技程度了吗??




她沉默地回头,看看身后这个看起来还算干净整洁的房间。




一室一厅,看起来面积不太大。




如果是未来世界,这个房间就根本不像是有钱人住的。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老大你出来了啊!今天可真快!”




楼下响起一个有点尖细的男声,听着就觉得鸡贼。




时浅渡垂眼看过去,只见两个男人站在这栋高楼下面,正仰头看着她招手。




一个年长些的又高又壮,目测至少有两米,额头上一道深深的疤痕看起来格外凶悍;




另外那个年轻的一下子矮了不少,瘦猴似的,一双细长细长的眼睛贼兮兮的,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铁定不靠谱,少不了惹是生非。




“咱们这就出发去拍卖会场吧?”小个的男人问。




拍卖会场?




时浅渡抓住了关键词,立刻调出了任务目标的位置,小红点在一个叫坦纳角的地方。




她从高处翻身落到地上:“是去坦纳角么?”




小个子的叶永言被吓了一跳。




心说,老大比以前可更勇了,一件装备不穿戴就敢从那么高跳下来。




他摸摸鼻子:“对啊老大,咱们今天要抢的货就在拍卖会上。”




哦,抢。




看来她这个身份不是什么好人。




时浅渡扯扯唇角:“走吧。”




大块头的明陈很快就开着一辆回旋仪两轮车风驰电掣地回来,猛地停在了时浅渡面前。




破破烂烂的车门自动向上抬去,露出里面的狭小空间。




叶永言“铛铛”几下,敲了敲车门,语气有点自豪和得意:“不错吧老大,我们捡了辆报废车稍微修了一下,现在就能用了,速度还不错,咱们得手后随便把车扔在废山那边就行,就算有人追着过去找到了车,也绝不可能查到咱们身上。”




“捡的?”时浅渡扬扬眉头。




“嗐,这破车放那半年一载的也没人动过,那就是废品了呗,捡废品不是咱们的传统美德么。”




叶永言巧舌如簧,那叫一个能说会道。




明白了,是偷的车。




时浅渡耸耸肩,不是好人实锤了。




三人全都上车之后,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的明陈手上一动,圆形的回旋仪两轮车瞬间飞驰出去,奔入天空中。




从上往下望去,时浅渡能看到整个地区的景象。




他们刚离开那片区域,房屋相对干净整洁,有的地方还能有些绿化,有稀稀疏疏的行人走在路上;可那小块区域的边远地区,却像是逐渐进入了老小区一样,房屋变得低矮又破败,不过环境还算过得去;再往外的地方就太远了,有些看不清晰,隐隐约约能感觉到,像是贫民窟和巨大垃圾场的结合体,五颜六色的东西掺杂在一起,乍一看竟是有两分诡异的美感。




而抬眼往空中望去,能看到无数巨大的圆形建筑浮在空中,每个建筑四周都有像是结界一般的屏障维系在外面,让里面的建筑免受破坏。




数不清的飞行器和飞行车飞驰在空中,甚至有人脚踩着飞行喷气推进器在空中疾驰。




时浅渡利用他们飞向目的地的时间大致了解了这个小世界的情况。




这是一个科技高速发展、有钱人可以掌控世界的地方。




小世界中没有稳定的国家与政.权,只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集团、联盟和组织,藩镇割据一样霸占着自己的地盘,相互争抢争夺。




所有人类就这样混乱地生活在一起。




这时的人类已经征服天空和海洋。




富人们全都住在悬浮在空中或是沉入水中的房屋里,鞭打剥削着穷人们为自己劳作。




而陆地上则是穷人们赖以生存的家园。




大部分地方的土地已经被污染,不适合动植物的生存,更不适合人类居住,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垃圾场,整天与蚊蝇为伴。




穷人们为了一口吃的、为了一个临时工的职位而你争我抢,痛苦的活着。




能住在时浅渡所住的那个“无污染区”中,已经是平民中的人上人了,大部分真正的穷人都只能住在“污染区”中,利用自己的抵抗力忍受一切。




叶永言刚才说的“废山”,指的就是那片无边无际的垃圾场。




因为垃圾都被堆成了山,所以想要藏人、再等待时机溜号,是十分容易的。




小世界中的人们并没有“异能”,而是用金钱购买各种武器装备武装自己。




只要足够有钱,就能让一个普通人成为能在空中飞舞作战、破坏力极高的存在。




总之一句话,有钱的就是大爷。




由于这个世界没有稳定的政.权国家,所以各种非法交易稀松平常。




各地大大小小的冲突、火.拼连年不断。




而时浅渡如今的身份,就是一个常年混在黑市中行走的黑市中介、二道贩子。




前些天,她才终于在摸爬滚打中攒够了钱,买了一套“无污染区”的好房子,搬到了陆地上治安最好的区域里。




平时,除了当二道贩子,她也经常带着手下的两个小弟像佣兵一样接受些委托,帮人争抢宝贝、盗取机密等等。




这次他们就是要帮人去抢一枚价值连城的戒指。




时浅渡明白了大概,又把身边两个小弟的情况了解了一下,全都记在脑子里。




“老大,到了。”




回旋仪两轮车猛地降落到地上,扬起一片尘土。




车门打开,时浅渡率先下车。




坦纳角是一片错落有致的老城区,算是卡在污染区和无污染区之间的地方。




不少混黑的都聚集在这里,平日里治安极差无比。




然而大名鼎鼎的艾安拍卖会今天举行,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。




艾安拍卖会每一个月举行一次,每次都有无数另富人们趋之若鹜的珍宝出现,无数富人“纡尊降贵”地出现在这里,全副武装的保镖一个个跟随在他们身边,气氛变得微妙而紧张。




普通的下层人,都不敢在这时候出现在坦纳角附近。




天色微暗,但艾安拍卖会门墙被几盏大灯照的如同白昼。




别说是人了,就是飞过去一只小小的苍蝇,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


“老大老大,我们来了。”




叶永言他们把车停到了隐蔽的位置,小跑过来。




“老大,拍卖会马上就要结束了,一会儿老大下令咱们就按老规矩来。”




拍卖会……快要结束了?




时浅渡本来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栋高楼房顶上,一听这话,迈开大步,直接飞身下楼。




二话不说,直直地冲进了拍卖会场中。




她本以为门口两个全副武装的保安会将她拦下。




没想到两人认得她,叫了一句“十爷”,便把她放进去了。




“老大!咱们这……!”




叶永言“啧”了一声。




老大以前虽然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,今天怎么格外的……冲动呢?




可惜时浅渡速度太快,他也拦不住,只能一路跟了进去。




来到时浅渡身边,用胳膊肘怼了怼她。




他压低声音道:“老大,你今儿不对劲啊。”




时浅渡刚一冲进会场,就有无数人闻声回头过来。




富人们见是一个穿得普通的贱民,全都没在意,用帕子掩掩鼻子回头过去。




拍卖会的主持人对各个路子的人都有所了解,瞧见时浅渡,打圆场地说道:“哎哟,这不是十爷么,快找个地方坐下,咱们马上就要进入今天压轴商品!”




时浅渡在黑市中混得还行,算是小有名气。




毕竟混这行的,这么多年不仅没死,还在无污染区买了套房子,真是少之又少。




她没坐下,就在最后一排座位后面站着没动。




叶永言见时浅渡双手抱胸不说话,便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


明陈向来话少,就更是什么都不说了,只等着时浅渡的指挥。




“各位!接下来就是本场拍卖会的最后一件商品,也是绝对惊艳全场的压台之作!”




主持人大手一挥,指向了身后那块红幕。




他语气激昂,只几句话,就把场子给热了起来。




数百号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红幕上,瞪大着眼睛想要第一个看见这件“压轴之作”——




艾安拍卖会每次的最后一件商品,都是有市无价的宝贝!




待主持人卖尽了关子,让所有人抓心挠腮之时,红幕终于缓缓地向上拉去。




先是露出了一个透明的缸底。